翾飞轻翔

近期准备考研休息中
全职粉,cp萌男神x你双叶叶邱,产文主男你。最近产出少量刀男,吃冲田组的粮
甚少be,he为主
欢迎各位小天使扩列(๑˃̵ᴗ˂̵)و

【男神x你】生日快乐文州

-喻文州大大生日快乐!

-这是我陪你过得第二个生日啦!【虽然不是第三个】去年我尚在高三的海洋里经历狂风骤雨,就连上个网也是偷偷摸摸,今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庆生了!

-这是一篇短小的生贺……最近文风有些不像自己所以有些奇怪……

-梗取自现在正在经历考试周的@莲初 太太,考试加油啊!٩(❛ัᴗ❛ั⁎)

-不知道文州有没有ooc呃……

-再次祝文州生快!






喻文州用单根筷子试了试蒸鱼内部是否熟透,在得到满意的手感后,他一手垫着湿布将蒸鱼取出,点上切地细致的一排葱丝,淋上热油和专用的生抽,诱人地香气瞬间腾起,整个厨房都弥漫着鲜香的味道。

他想着平日里你看到蒸鱼的欢喜模样,嘴角都微微带上了宠溺地笑。

将刚刚做好的热腾腾的米饭装进保温饭盒里,几个精致的小炒被小心地打包好,喻文州提着装满美食的便利袋来到车库,打开车门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反手插上了车钥匙,打开了引擎。


你烦躁地咬着水笔的笔盖,愤愤地划掉了算了许久的过程答案,下笔时的力道使脆弱的纸张不堪重负,在第二道黑线画出之时“刺啦”地裂出一道惨淡的缝。
昏暗地房间没有开灯,唯一的照明是堆满了各式复习资料的书桌上的台灯,散发着淡淡的暖黄色。摘下隐形眼镜后戴上的眼镜顺着鼻梁滑到了鼻尖,而你却浑然不觉。

学校不知是动了哪门子歪心思,连续几周里大大小小的考试接踵而来,你担心成绩不好影响了期末总评和将来的考研,偏偏几门不对付的学科还被老师逼得紧,无奈你只能连续几周熬夜苦读,日夜颠倒茶饭不思,硬生生地瘦了一圈,连白头发都熬出来几根。
不过好在有喻文州这个细心的男友在,在得知你被考试折腾地半死不活后每天在百忙之中抽空买菜回家做饭再给你送来,每天变着花样都是你喜欢吃的,这才没让你再瘦个几圈,只是他在这期间每每搂过你的腰,还是会有些心疼地表示又细了,肋巴骨都硌手了,而后更加卖力地研究菜式,感动的你一度热泪盈眶地扑在他怀里,恨不得以身相许算了。

你拽过第无数张草稿纸继续推算,带着一股子不算出来誓不罢休的气势,硬是没注意到背后的开门声和脚步声,集中力可见一斑。

喻文州俯身从侧面看你,望见你垂垂欲落的眼镜哑然失笑。你被他的笑声惊了一下,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你旁边有一会儿了。

“文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没发现!”你拉过他温暖的手在自己冰凉的脸上蹭了蹭,熟悉的触感让你烦躁的内心都舒缓了许多。

“也没多久。”他微笑着伸手给你暖着脸,另一只手正从袋子里拿着一个个饭盒,“还没吃东西吧?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你开心地回答着,将手上的题目草稿纸一推,挂巧的蹦哒去了卫生间。

从前你在家,也从来没这么听父母的话。

待你洗完手回来,喻文州已经将你的桌子收拾干净了,一样样菜被他摆在了桌上,散发着的热气显示了他们新鲜的程度。

清蒸鲈鱼,白切鸡,上汤苋菜,清炒西兰花,还有你最爱的虾仁蒸蛋,清淡不油腻,都是你爱吃的菜。你看得直感觉唾液分泌旺盛,抄起筷子便夹了块鱼肉塞进嘴里,鲜香的鱼肉配上恰到好处提鲜提味的专用生抽,好吃的你直想砸吧嘴。

“味道怎么样?”喻文州问。

“好吃!”你毫无保留的称赞道,“文州大大的厨艺最棒了!”

喻文州闻言笑笑,温和地摸了摸你的头,“那就多吃点。”

你点点头,埋头仔细品味着一桌佳肴。

“对了,”见你吃得开心,喻文州问你,“刚刚我看烤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拿出来看了看发现焦了,你是不是忘了正在做什么东西?——”

你猛然想起这茬,一口米饭和苋菜卡在喉咙里把自己噎着了,喻文州顺手将一旁的水杯递给你,一手拍着你的背给你顺气。

等你终于眼泪汪汪地咽下喉咙里的东西,你急忙问他,“你看着……还能吃不?”

他摇摇头:“全焦了,里面还生着,我切开看看都还是液体状。”

看这样子,他似乎是知道你做了什么,只是不戳破你,只等你自己去说破。

你哭丧着脸,连筷子都放下了,“文州……”

“嗯?”

“我本来是想……给你做蛋糕来着。”你垂头丧气,有些难过,“结果复习到头忘了……一直开着烤箱……”

你连续看了几周的菜谱,收集工具材料花纹装饰的样式,甚至跑到蛋糕店的玻璃外盯着蛋糕师傅做了整天的蛋糕,那集中严肃的眼神把蛋糕师傅都搞得紧张了,奶油花硬生生地挤歪了好些个。

结果还是,被自己的粗心错过了。

“文州,”你抬头看他,语气愧疚,“这是我和你在一起后过得第三个生日啦,前年我还在高三里挣扎,摆脱不掉辅导班;去年你的生日当天蓝雨有比赛我没法帮你庆祝;本来想着今年——”

你话没说完,便被他一把抱进怀里。

“不用,”他的脸埋在你的肩窝里,呼吸热热地,让你脸上有些升温。

“有你在就好,”他搂着你,语气温和,声线微沉,勾的你心颤,“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能看见你的笑,我比什么都开心。”

你感到整张脸从眼眶红到耳尖,眼眶微酸,你也抱紧了他,在他的耳边郑重地说:“生日快乐,文州。”

“嗯。”他回答着,放开你笑着抚过你的脸颊,“年长了一岁,也要继续陪在我身边哦。”

“嗯!”你用暖暖地脸颊蹭他的手,认真地回答。



-end-









饭:所以我都凉了你们还吃不吃我?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