翾飞轻翔

近期准备考研休息中
全职粉,cp萌男神x你双叶叶邱,产文主男你。最近产出少量刀男,吃冲田组的粮
甚少be,he为主
欢迎各位小天使扩列(๑˃̵ᴗ˂̵)و

【刀剑乱舞】【冲安】暖阳

-刀剑乱舞同人,暖心向,虽然 @莲初 这货说有玻璃渣但是真的是糖(也许······)

-依旧是冲安,冲田总司x大和守安定,审神者出没,略带回忆向

-私设满天飞

-配合bgm食用效果最佳http://music.163.com/#/song?id=698168

-这里祺实,文笔不足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以上



大和守安定弯腰猫在地上,尽量悄无声息地向着自己和加州清光的房间移动。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打在本丸简朴干净的纸门上,木质的门廊被晒得暖暖的,纸门被拉开一条小缝,一个小小的银灰色影子正站在屋内,拉长了身子伸懒腰,有什么东西正被抠的咔咔作响。

安定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之中做好了准备,趁着小东西还在伸懒腰之际,猛地扑了过去。

“喵!——”

“逮到你啦!!!”

安定抱着银灰色的小东西跳了起来,连毛茸茸的马尾都炸了。

被逮到的是一只有着漂亮黑色花纹的银灰色皮毛,小小的折耳,圆鼓鼓的小脸和一双金色渐变绿色大圆眼的英国短毛猫,小东西看着可爱地让人内心发软,实际上却是个小恶魔的内心,调皮捣蛋地不得了。


这个本丸的女审神者爱养猫。于是这一只长相可爱而又软乎乎的漂亮的小英短,便成了她的宠物。

然而天使的外表恶魔的内心,小东西刚来本丸不久,无数榻榻米便已报废在它的利爪之下。

长谷部不知道对着钱包哭丧着脸多少次,于是审神者也准备管管这个小调皮鬼了,可苦于小东西作案不留证据,总算是在今天逮了个正着。


不知为何,小东西特别爱跑到安定和清光的房间抓榻榻米磨爪子。

无论安定拿出各种办法来吓唬,小东西依然睁着一双又大又圆的无辜双眼,让人生不起气来。


“以后再跑去安定和清光那里磨爪子,当心我关你小黑屋!”

审神者装作凶巴巴的样子威胁着小猫,小东西却也不吃她这套,拿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审神者的手指,瞬间俘获了审神者的芳心。

似乎有什么画面闪过眼前,大和守安定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呐,安定,”审神者转过身,把小折耳抱给他,大眼睛一闪一闪的,“你也来好好抱抱它吧,很舒服的。”

“诶?”安定下意识地伸出了双手,却在瞬间缩了回来。

黑色皮毛琥珀色瞳孔的小猫在他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还是……算了吧……”


大和守安定,对于猫有着异样的不适感。


“嗯……是么……”审神者的双眼暗了暗,有些小失望,“明明这么舒服……”

小家伙在她身上踩了一圈,大约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它径直跳下她的膝盖,躲到格子窗下的阳光里去了。

“其实这家伙,和安定还蛮像的呢~”审神者笑了笑,“明明平时温和可爱,可是在关键时候却又性格大变呢。”

“嗯……”

审神者看着坐在自己身前心不在焉的付丧神,忽然跳起来。

“安定安定!我给你唱首歌怎么样?”

“诶?”安定有些愣住,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听好了哦~”

审神者清了清嗓子,不由分说地开口唱了起来。 

“遥 か远 くまで来たね  

从那遥远的地方一路延伸而来 


彼方 続 く道 の 

又继续通往彼方的道路 


先 に繋 がるものさえ

与心紧紧相连的前方 


今はまだ分からないの 

到现在也无法预知 


いつか思い描いてた  

曾经被我们描绘的未来 


そんな未来 は无く 

总有一天也会变成虚无 


けれど现 実 という名の  

但是这却被称之为现实 


歯车 は回 り出す 

于是轮回的齿轮开始转动 ”


“安定。”

毫无预告一般,那个声音就这样钻进脑海。


“あと10 年 もう100 年 

之后十年 再过百年 


过ぎれば 変わりゆく この世界 

这逐渐变迁的世界 


仆 らもうここに いないけれど 

我们已经不复存在 


守 りたいものがある 

只留下想要保护的东西 ”


“我想要守护冲田君的命运。”


“缲る返 す憎 し みと  

往复不断的憎恶 


愚 かな人 々 の争 いも 

和愚人们的争执 ”


初春的暖阳,三色的花猫。


やがて薄 れゆく 思いならば 

最终会逐渐淡去 如果大家都这么想 


この国 を爱せるだろう 

这个国度就会充满了爱了吧”


弯成新月形状的双眼,床榻上病弱的躯体。


“ひとりまたひとり友 は  

一个接着一个的友人 


远 く离 れてゆく

从身边渐渐远离 ”


被太阳晒得暖乎乎的门廊,脸挨上去超级舒服。


“几度无くし 続 ければ  

再继续几次这样的失落 


悲 しみ に惯れるのかな? 

会不会就能让我习惯这悲伤 


昨日 より少 し 空 は  

比起昨日稍显阴暗的天空


低 く映 るけれど  

含着晚云低沉徘徊 


けっして 阴 り无き笑颜  

但那不会褪色的笑容 


いつまでも消えないで 

不会因此而永远消失 


あと少 し もう少 し 歩いてみようかな 再少许 接着少许 试着往前迈步吧 ”


逗弄着小猫的纤弱的手,声线细微却依旧爽朗温柔的笑容。


“この先 に 

在那前方 

 

めぐりあうものが 运命 ならば 

你我的相逢就是所谓命运的话 


仆 はまだ终われない 

那我不会就此结束


あと10 年 もう100 年  

之后十年 再过百年


过ぎれば 変わりゆく この世界 

这逐渐变迁的世界 


仆 らもう いないけれど 

我们已经不复存在 


変わらない想いがある 

但这不变的想法依旧留存于世


戻 れない 帰 れない 

无法再折反 无法再归去 


この道 の その先 えと 

这一条道路 通往未知的前方”



“安定。”


啊啊,他回想起来了。


那是从记忆深处传来的,陌生却又无比怀念的,带着笑意的呼唤声。

初春午后的微风带着太阳柔和温暖的温度,如同母亲的双手般温柔地轻拂过脸颊。还是孩童幼小形态的蓝衣服付丧神从睡梦中醒来,揉着眼睛望向呼唤自己的人。

冲田总司披散着长发,身上披着浅色的外衣坐在被褥中,金色的柔光在黑发上反射出温和的光泽,三色的花猫正蜷着身子团在他的腿上,眯着双眼发出满意的呼噜声,尾巴时不时地一翘一翘,舒服极了。

“安定,”总司这样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来看呀,猫咪睡得好香呢。”

他抬起细瘦的手腕轻挠猫咪的下巴和耳后,柔软的细毛以及尚未因天暖而掉落的厚厚地被毛摸着极其舒服。那只小花猫似乎是相当满足,抬起下巴让他挠,最后舒服的直接打起滚来,湿湿的鼻子在他的手指上蹭个不停。

“哈哈,好痒~”冲田总司笑了起来,清秀的五官在这个笑容之下变得十分养眼,长长的睫毛弯成新月般好看的弧度,暖阳之下,如同镀了一层金色的边,温和的让人不忍打扰。


啊啊,是那个时候的事呢。


这一幕就像是曾经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的故事。

安定想起来了。

那是在加州清光消失后的日子。

那是在冲田总司生前最后的一段日子。

那时的大和守安定孤单的依偎在冲田总司的身边,那时的他日复一日的看着医生摇头的动作和人们私下惋惜的语句,那时的他眼睁睁地看着日复一日消瘦憔悴的主人,却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的大和守安定,害怕着即将发生的,未知的,却又早已无法挽回的未来,周身的一切仿佛都早已失去原有的活力和色彩。

那时的他,最终只记得总司梦中挥之不去的黑猫,却忘记了在那个初春的暖阳里,逗弄着小小的三色猫,消瘦却又露出真心笑容的冲田总司。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幕的每一个细节却又如同被放大一般,清晰而完整的印在他的脑海中。

总司在阳光下柔顺而泛着光泽的黑发,陈旧洁净的榻榻米散发出的香味,阳光温暖而干燥的气息,三色猫厚而柔软的皮毛。

还有那个人的笑容,弯弯的新月般的双眼,即使面对着那样多的困境,即使知道自身时日无多,却依然温和而又乐观地面对着未知的未来,用真心的笑容迎接命运。

即使无数个春夏秋冬如白驹过隙般逝过,即使经历了再多的离别与重聚,十年后,百年后,你的笑容和温柔,却依然在鼓励着如此依赖着你的我。


酸涩的感觉突如其来地漫上眼眶和鼻尖,有温热的液体混合着久远却又温暖的回忆划过脸颊,被微凉的空气沾染地凉嗖嗖地。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那个熟悉的名字哽在喉咙之中,如同决堤的感情一般呼之欲出。

想要呼唤你的名字。

想要回忆起更多的你。

想要你再一次,如同曾经一般呼唤我——

“安定?”

有些细软却不失活力的声线在耳边响起。大和守安定猛然间回过神,才发现审神者在眼前放大的脸庞,满满的写着惊讶。

“怎么啦?是不舒服么?”

话音未落,一只柔软的,不同于男性的手掌便覆上他的额头,开始测试温度。

“嗯……没有啊?……安定?!”

出乎审神者的意料,大和守安定主动地贴近了她已经离开了他的额头的手,如同一只猫儿一般蹭了一下,却又立刻退开了。

“安定?……”蓝眼睛的付丧神转过身去抬起手猛的蹭了蹭脸上的泪水,脸颊上的红晕已经几乎漫上耳廓。

“安定……噗……你这是在撒娇么?”审神者似乎明白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才,才没有……”大和守安定小声地反驳着,但是当他余光瞥见审神者的笑容时,却又仿佛如释重负一般地勾起嘴角,一起笑了出来。

我已经有了新的愿望。

想要变得强大,想要守护主公,守护在本丸所经历的一切。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会和你一样,温柔而乐观地面对未来。

窗外的暖阳依旧撒在本丸的每一寸土地上,银灰色的短毛猫在暖烘烘地榻榻米上打了个滚,心满意足的翻着洁白柔软的肚皮打起了呼噜。


一切安好。



——————end——————

希望一切都好。

希望,你一直能笑着面对未来。

这是我对安定的祝福。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