翾飞轻翔

近期准备考研休息中
全职粉,cp萌男神x你双叶叶邱,产文主男你。最近产出少量刀男,吃冲田组的粮
甚少be,he为主
欢迎各位小天使扩列(๑˃̵ᴗ˂̵)و

【男神x你】打北边儿来了个压寨夫人(一)

-首先别理这个清奇的标题,取名废,我的文风真的真的很剧情向很正经【看我真诚的双眼】

-最近忙开学忙成狗,感觉再不更文要被打了

-点文先欠着我一定更【扣头】

-这是上周去恩施的土司城冒出来的脑洞,全程脑子里都是压寨夫人

-是的又是叶修【我的爱如潮水~(滚)】

-古风paro,时代架空,oocx3,中长篇预警(又给自己挖坑了⋯⋯),很长时间没有碰过古风,有哪里不对请多多指教

-求红心求评论,这里祺实(。・ω・。)ノ♡


废话不多说开始正文








1)
“快看快看,二皇子娶亲的队伍来了!”

“真热闹啊⋯⋯”

“这好姑娘都被皇家人娶走了,唉⋯⋯”

“说什么呢?!当心你这大嘴巴被人听着⋯⋯”

娶亲的队伍蜿蜿蜒蜒地在热闹的街道上前进,入眼满是鲜艳的大红色。你无聊地伸手撩开自己乘坐的小轿帘子的一角,入眼满是拥挤的人流和混着娶亲队伍看热闹的百姓。

为了给这个新娘子做专配的胭脂粉饰也为了给父亲做个大生意,你在一大清早赶去秀柳斋给那头牌柳姑娘梳洗打扮,累到腰酸背痛。

也许是为了给你点脸色瞧瞧,人家柳姑娘特意指明要你亲自前去。

现在也是。

为了给这庞大的娶亲队伍让道,走向相反方向的你只能走小道或者混在人流之中,满耳充斥着各种闲言碎语。

糟心。

这么想着,你干脆玩心一起,趁着混乱的人流撩开门帘猛的跳下车去,由于要见那个柳姑娘你穿的简洁素净,让你足以迈开步伐狂奔。

“小姐!!你去哪儿!!”

小丫鬟秀月在身后惊叫,你直接无视,埋头就钻进了人群之中。






2)
京城是一个弥漫着繁华与灵气的地方。

历朝历代,这里从来不缺便利的交通和繁华的商贸,同时也不缺街头巷尾的茶余八卦和饭后谈资。

比如某某皇子的妾又生了个儿子势头压过了皇妃啦,城东秀柳斋的头牌要被某皇子迎娶啦,某大商贾的大儿子又上哪儿花天酒地啦⋯⋯无论上不上的了台面,七嘴八舌的闲言碎语总是没有停息的。

而这其中,帅气的公子和长相美丽的姑娘永远都是焦点。




“俗话说呀,”说书的将手中的折扇“啪”地合拢,“这京城现有四个美若天仙的姑娘,人称“京城四绝”之中的头号。”

“领头的姑娘是城东秀柳斋的头牌柳姑娘,排第二的是三皇子的皇妃于氏,排第三的是如今宫中最受宠的贵妃娘娘,而排在这最后一位则是唯一一位待字闺中的,城北富商童家的小女儿童氏。”

“这童氏今年十之有八,虽然生的不如前三位美艳,却也是相当灵动,可前些日子据说还与当今二皇子有所牵扯,常跑去秀柳斋幽会二皇子⋯⋯”

台上说书的唾沫星子横飞说得起劲,台下一干听众果脯香茶吃的高兴听得高兴,而站在茶店角落的你听得嘴角狂抽,简直要为这民间的八卦而扶额。

没错,你就是那个幽会二皇子,与之“有所牵扯”并且排名最后的姑娘。

全京城的的确是有四位美丽的姑娘,但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被排进去。

对于外人而言,你是全京城乃至是这国家内最漂亮的姑娘之一,可你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尴尬无措。

柳姑娘是头牌,虽是烟花之地出身却也只是卖艺不卖身,据说早与二皇子私定了终身,如今终于是嫁了出去;而于氏和那位贵妃娘娘更是达官显赫家出身的,身份尊贵。

而你则是商贾家出身,且不论自家财力如何,光是身份,你便要排在最后。

而京城有好看的姑娘,就自然也有花天酒地的公子哥,这二皇子就不例外。

你这也不是第一次被柳姑娘叫去使唤了。但最初只是被要求送些胭脂水粉去。某一日这二皇子临幸了柳姑娘,却正巧撞见了你。向来不喜艳丽的你只戴了母亲的碧玉簪和无聊时随手在秀柳斋盆栽上采下的白色芍药,清秀的面庞和柔和细腻的五官立刻被二皇子盯上了,以为你是那青楼里的姑娘,当场就拽住你想将你拖入房内,还是被柳姑娘发现气急败坏地阻止才得以收手。

而后你这不洁身自好的留言就在京城传开了。你也自此沦为了二皇子追讨的对象以及柳姑娘使脸色的一员。

冤呐,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欲哭无泪。





3)
今天的出逃你毫无准备。

由于穿着朴素倒也没被人发现身份,遮面的面巾也有好好戴着。

⋯⋯可惜你身无分文。

你自小被父亲百般小心地养在闺中,性子却没有变得温和沉静,而是随了母亲,喜素雅并且有些小小的倔强于其中。这些年倒也不是没出过门,但却没亲自走过几次,现如今娶亲队伍还在浩浩荡荡游行向城东的方向,你更是摸不清自身究竟在何处了。

你在主街上逛了一圈等迎亲队伍走完,由于早上匆忙而还未进食的身体开始叫嚣,你却毫无办法。

自小良好的修养让你只是假装使劲盯着买簪子的摊子上的物什,只露出余光扫向一旁的包子铺。

好饿。

热腾腾的包子散发着香气,手拿铜板的小娃娃从老板手中接过包子一口咬下去,肉汁饱满的香味迸发而出冲击着味蕾和鼻腔,让你的眼睛不住地飘向包子铺的方向。

你最终没忍住自身的饥饿问题,开始翻找身上的财物。

最终,除了母亲的簪子和贴身的玉佩,你只摸到了耳垂上的一对坠子,是你及笄时收到的贺礼中的一份,翡翠的玉身中镶嵌上细细的金线,看着挺精巧就留下了,算是你为数不多的几件喜欢的首饰。

狠了狠心,你摘下了耳坠。

“老板,”你伸手把耳坠给那买簪子的,“这耳坠能换多少钱?”




你抱着一油纸包热腾腾的包子坐在馄饨摊子的小桌子旁,小心地隔开面巾吃着包子。

二皇子娶亲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向城东去了许久,这会儿该是回宫的时候了。不远处的锣鼓唢呐声又渐渐响了起来。
你听地内心莫名的烦躁,再加上迷路和换了自己喜欢的坠子,恍然间连包子都不想吃了,就这样抱着个大油纸包发愣。

锣鼓声渐渐地又靠近了,定是接了新娘子要回宫了。你突然想起二皇子定是在队伍前头骑马带红花的,被认出来肯定不太好脱身。

可这时,一道人影就这样挡在你的面前,施施然地坐在了小木桌的对面。

“姑娘,”对面的人摊了摊手,眼角微微地耷拉着朝你笑了笑,满脸的漫不经心,“行囊丢了,赏我个包子呗。”


-tbc-


啊啊啊又挖坑了⋯⋯【看来只有军训的时候可以好好写文了⋯⋯】

评论(12)

热度(98)